煤化客傾力打造的煤化工領域大數據平臺

登錄  |  注冊 網站導航

快訊:
專題專欄
俠客島:南陽書記點贊的車,特朗普居然沒制裁一下?
作者:CCIIN 來源:俠客島 瀏覽次數:778次 更新時間:2019-07-02

       “水氫發動機在河南南陽市正式下線啦,這意味著車載水可以實時制取氫氣,車輛只需加水即可行駛。”

       不是科幻玄學、也非天方夜譚,這句報道,昨天見諸《南陽日報》的頭版頭條:5月22日上午,河南南陽市委書記張文深到氫能源汽車項目現場辦公,為青年汽車集團研發的“水氫發動機”,也就是傳說中“只需加水就能開車”的神器點贊。

       如此“全球領先技術”一出,輿論自然報以熱烈回應:水變油來水生氫?不用電解只管“吹”?網友紛紛表示,自己的理化常識受到了挑戰,說不定只要手速夠快,出刀也能把水分子里的氫氧原子砍開呢。

       當然,隨后的劇情大家也看到了——

       中午時分,當地宣傳部門回應媒體質疑時說,“正在開會,等統一口徑后回復”,堪稱最實誠的官方回應;會后,南陽市工信局果斷把鍋甩給了該報道記者,稱項目“尚未認證驗收,記者報道有誤”;南陽市高新區,則否認了“水變氫”項目政府注資40億,稱當地政府“只有前期投入”。

前有“巴鐵”鬧劇,后有2017年新能源汽車騙補風波,再到此次“加水就能走”的神車;怎么說呢,車不好好整,天天就想整個大新聞。

       “車頂安置一個蓄水箱,車內的特殊轉換設置可以將水轉換成為氫氣,再輸入氫燃料反應堆,產生電能,然后驅動車載電機和引擎,使得汽車行駛。”

       這是制造出“水氫發動機”的公司——青年汽車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青年汽車)官網上對水氫燃料車技術的介紹。

       這家公司的技術人員說,水氫燃料車的最大秘密,也是最大科技成果,是一種“特殊催化劑”。在這種“特殊催化劑”的作用下,水輕松轉換成氫氣,最終實現不加油、不充電、只加水,續航里程就能超過500公里,轎車可達1000公里的驚人表現。

       聽起來很神,不過專家聽了卻直搖頭。清華大學汽車研究所所長陳全世對媒體表示,“水變氫”必須要有外部的能量才能有動力,否則就違反了能量守恒定律。

       道理很簡單:水本身并不含有能量,如果要將水分解成氫氣,必須有外部能量,比如最簡單的電分解水產生氫——但前提是得有電,不是光把催化劑扔進去就行。

       對于青年汽車聲稱的“特殊催化劑”,陳全世說,這種物質并非什么催化劑,而是一種高質量的可燃固體物質,類似于炸藥,內部含有大量能量。類似實驗目前僅僅停留在實驗室階段,根本無法形成量產,因為該工藝還牽扯到環保、安全等問題。

       相對于學界專家的質疑,青年汽車董事長龐青年的信心則要充分得多。今天,他對媒體回復說,這個技術是成熟的,肯定不是瞎編的,外界對新事物一時不接受也是正常的。

       今年的兩會《政府工作報告》,專門提到了要“推動充電、加氫等設施建設”。

       換言之,包括氫能源在內的新能源,是國家重視的新領域。由是觀之,一些地方政府和企業趨之若鶩,也合邏輯。

       的確,氫能的燃燒產物潔凈、不產生溫室氣體的環保性與可再生性,加上儲存和轉換其他清潔能源的樞紐能力、熱值高效,已使它穩坐“新世紀重磅二次能源”的位置。

       《中國氫能產業基礎設施發展藍皮書》數據顯示,到2020年,中國燃料電池車輛要達到10000輛,行業總產值達到3000億元。而到2050年,全球范圍內氫能產業將創造3000萬個工作崗位、減少60億噸二氧化碳、創造2.5萬億美元市場價值,氫能汽車將占全世界車輛的20%-25%。

       理想再豐滿,也得有堅實的技術作支撐。

       目前,在氫燃料汽車的產業鏈中,包括制氫、儲氫、加氫、氫能應用四個環節。通常意義下,企業與研究人員的重點技術攻關,會落于“制氫”環節。

       國家能源集團總經理凌文指出,現在中國已經有工業制氫、工業副產物制氫、生物質制氫等多種方法,其中工業制氫量已達2500萬噸/年,可養活約1億輛燃料電池乘用車。

       規模很大,但是環境代價也不小。

       大家高中課本都學過,“氫氣在氧氣中燃燒可成水,水裂解可以產生氫”。用水制氫,是最理想的“零排放”手段。

       現有的中國及歐美日韓的制氫行業,基于可持續與低污染的考量,都將“電解水制氫”視作未來氫燃料電池汽車發展中的主流方向,而終極目標則是利用太陽能分解水制氫。

       但是很可惜,現在的技術條件還不成熟,且成本高昂。總之一句話,如果青年汽車宣稱的水氫發動機屬實,那真是一項大大的突破——因為它根本性“跨越”了國際上同期的主流研發體系,單獨創造出讓世人瞠目的成就。

       拿諾獎不一定,但是拿個國家級的科技獎是沒問題的。


       原理為啥呢?

       因為,按照這家廠商的宣稱,已經“實現了車載水實時制取氫氣,水和反應物在車內催化劑作用下產生氫氣和水解產物,車輛只需加水即可行駛(自來水、河水、海水均可使用)”。

也就是說,不僅能在車內實時制氫,還可以把制氫、儲氫、加氫三個環節合一,直接解決目前氫能汽車推廣過程中的一系列瓶頸,比如加氫站布局不完善、氫氣儲運成本高、車載儲氫系統成本高等。

       再說明白點,如果這玩意兒靠譜,《政府工作報告》里那一句根本就沒意義。車里直接一站式搞定了,還要“發展加氫設施”干啥?

       而且還解決世界問題。美帝2001年就提出發展氫能了,18年后還在發力建設單個成本在200萬-300萬美元的加氫站;日本是推進氫能與燃料電池技術的排頭兵,也在加強對氫能儲存的布局規劃,遠未實現“加水就走”的零距離。

       這么高級的技術,這么前沿的領域,怎么能讓一個中國企業獨占鰲頭?特朗普團隊居然沒有認證一下、制裁一下?

       實在是說不過去,工作做得不到位。

       一直以來,因龐青年和青年汽車對“特殊催化劑”的諱莫如深,外界對于水氫汽車的真相無從得知。

       不過,新能源汽車資深人士給島妹類比說,鋰電池密度提升花了快10年,電動車芯片更是研究了十余年才告別了“卡脖子”。氫能源汽車從概念到“加水就走”,能這么快?

       本山大爺早就教育過觀眾,步子太大,容易扯著蛋。

       從2017年8月21日龐青年宣布公司“生產出全球首輛水氫燃料汽車”至今,還未有一輛“青年水氫燃料車”交付。

       不僅如此,許多媒體還扒出了其并不光彩的歷史——2017年,這家公司被工信部列為“騙補”車企,吃了一記行政罰單,因其銷售給上海巴士公交(集團)有限公司245輛新能源汽車,實際安裝電池容量均小于公告容量。

       此外,數據顯示,青年汽車的主體公司名下的專利,大部分都是“外觀設計”專利,與氫能源相關的專利信息只有一條;2018年9月11日發布的氫燃料電動客車,其專利類型又歸入“外觀設計”。

       即便如此,青年汽車仍舊繼續向政府申請補貼。2018年5月12日,浙江省科技廳公示了2017年及以前年度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補助資金申報資料車輛信息,其中就有這家公司,申請補助7417.98萬元。

       與此同時,青年汽車旗下的子公司有多家已經破產。


       騙補?

       也有人質疑:青年汽車此番舉動,是不是為了騙補?

       在全國乘聯會秘書長崔東樹看來,“水氫燃料發動機”的再次炒作,與國家支持氫能源汽車有一定關聯,“大家都想抓住氫能源汽車的發展趨勢”。

       新能源汽車騙取國家補貼,這新聞2年前就有。當時,財政部的一則通報顯示,5家問題企業共騙取了10.1億的補助,這還僅僅是當時的“首批”。平均下來,每輛車涉及的補貼金額都在20-30萬元左右。2015年,其中一家問題企業(也是上市公司)的財報顯示,其純電動客車的銷售額達到80多億元,其中補貼資金就有42億,占到營收的一半多。

       不止如此,類似的行為甚至演變成了合伙套利的約定,也就是說,直接瞄著高額補貼就去了。

       今天的這家汽車公司有沒有騙補行為,我們也不好直接說;但是有電動新能源的集體騙補行為在前,遇到類似的事情習慣性地打個問號是應該的。

       當然了,這起驚天新聞中,又怎么少得了南陽當地政府呢?光把鍋甩給記者顯然不夠(雖然其專業水準有待商榷),畢竟政府如何前期招商引資、如何達成合作、到底政府和企業各出了多少錢,是花了40億真金白銀還是“前期投入”,這投入到底有多少,都還等著公布呢。

       雖然政績沖動可以理解,主動作為也值得,但是投資效益如何、技術是否過硬,能否經得起市場考驗,本來也是現代治理精細化的必然要求。

       哪怕是從最最底線的角度說,不主動公布這些情況的話,也許躲得了初一,但十五的審計,總會有點說不過去吧?



北京快3助手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