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化客傾力打造的煤化工領域大數據平臺

登錄  |  注冊 網站導航

快訊:
行業資訊
美錦能源:氫能“新貴”的焦化生意經
作者:朱妍 來源:中國能源報 瀏覽次數:790次 更新時間:2019-06-17

       高調布局近年來大熱的氫能產業,獲得收益卻極為有限。在山西嚴控焦化發展的背景下,其業務規模卻持續擴張,引發“借氫能之名,行焦化之實”的質疑兩年前,影視明星陳坤豪擲5億元與山西美錦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美錦能源”)旗下公司合伙成立投資基金,讓這家太原煤企名聲大噪。而近兩年大熱的氫能板塊,則讓美錦能源又火一把。

       年初至今,股價暴漲4倍之多,市值曾一度從100多億元飆升至700億元,頭頂“氫能全產業鏈布局最廣A股企業”的光環——作為資本市場熱捧的氫能“新貴”,美錦能源在資本市場的表現十分強勢。

       但記者在調研中發現,高調大手筆布局氫能的背后,美錦能源斬獲的收益實為有限。與之相對應的是,在山西全省嚴控焦化發展的背景下,美錦能源焦化產業規模仍在持續擴大,引發外界質疑美錦能源借發展氫能之名,行擴張焦化之實。



“最火”氫能概念股,實際凈利占比卻不足2%

     

       以傳統能源起家的美錦能源,為何會成為氫能板塊的資本寵兒?

       發問者不止股民。深交所也于近日向美錦能源董事會發出問詢函,針對后者氫能業務的資金投入、上下游客戶、主要財務數據、業務開展情況等逐一展開問詢。

       6月13日,美錦能源回復稱:截至2018年報告期末,“公司在氫能業務的資金投入累計3.89億元,資金主要用途圍繞公司在氫能領域‘一點(整車)、一線(燃料電池及上下游產業鏈)、一網(加氫站網絡)’的布局展開投資,主要為飛馳汽車股權收購、增資廣州鴻錦投資有限公司以投資控股鴻基創能科技(廣州)有限公司和加氫站建設投入等”。按此說法,其在氫能產業上、中、下游均有涉足。

       而在今年4—5月面向股民的公開回復中,美錦能源方面多次強調,“向氫能源行業轉型,近十年前就已經開始了”“布局發展氫能源產業鏈是堅定不移的”“在整車制造、加氫站、燃料電池及核心元件的研發等方面已取得良好效果,走在行業前列”。      

       但美錦能源在問詢函中回復的數據顯示,美錦能源旗下主要從事氫能業務的子公司,即佛山飛馳汽車、廣州鴻錦投資、云浮錦鴻及山西示范區氫源科技,2018年累計凈利不足3200萬元,對比2017年17.97億元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氫能板塊的貢獻微乎其微。以其中表現最佳的飛馳汽車為例,作為“目前華南地區最具規模的新能源客車和氫燃料電池客車生產基地、國內產銷氫燃料電池客車最多的企業之一”,去年飛馳汽車實現營收43006 萬元、凈利潤 3247 萬元,占公司營收、凈利總額的比重分別僅為2.84%、1.57%。

       事實上,美錦能源目前的收益仍主要來自傳統焦化——數據顯示,2016—2018年,焦化業務占其營業總收入的比例分別為99.98%、99.97%、97.54%。

        “焦化一直是公司的主營業務,絕對不是借著氫能旗號搞焦化。”主管氫能業務的美錦能源副總經理姚錦麗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否認了外界的猜疑。事實果真如此嗎?

       “不可否認,美錦能源在氫能領域有真金白銀的投入,而且投得比較精明,時機把控也比較巧妙。投資氫能,不能說單純是為了炒高股價,但也不能否認有此訴求。”一位長期追蹤研究美錦能源的行業分析師指出,美錦能源資產負債率、股權質押比例過高的情況長期未能扭轉,目前面臨不小壓力,“如無氫概念加持,僅靠傳統焦化,美錦能源很難被資本市場再次看好。畢竟股價上來了,抵押機構對他們的‘追殺’也沒之前那么嚴重了。”



氫能業務多處準備階段,且與傳統焦化密不可分


       記者梳理發現,美錦能源雖宣稱已覆蓋氫能全產業鏈,但大部分業務實際上僅停留在前期準備階段。例如,旗下云浮錦鴻投建的錦鴻云安加氫站,目前仍在籌備建設;注冊于2017年11月的山西示范區氫源科技,相關工作尚處部署階段;錦鴻新能投建的首座加氫站,去年11月已調試完畢,但截至今年4月仍在虧損。

       此外,美錦能源還向深交所列舉多項風險。其中包括:加氫站建設速度低于預期,制約整車使用率和推廣速度;部分零部件依賴進口,推高生產及運維成本;燃料汽車可能面臨降補的不確定性等。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錦能源的業務布局中,傳統焦化對氫能而言不可或缺——無論是上游制氫環節,還是下游儲氫、加氫等業務,均與其量大、價廉的工業副產氫息息相關。據美錦能源董秘公開表示,按目前年產660萬噸焦炭計算,其焦化板塊年產氫氣10.4億立方米,其中6億方用于生產合成氨、乙二醇產品,剩余4.6億方準備用于燃料電池汽車的加氫設施,且公司已掌握氫氣提純技術,提純后純度達99.99%—99.999%。

       而在回復深交所的問詢函時,美錦能源稱,目前在廣東地區的加氫站,“氫源主要來自廣東江門一帶的氯堿廠”。既然如此,4.6億方氫氣如何使用?

       “4.6億方,代表公司有這么大的制氫能力,可供應1萬至1.5萬臺氫燃料電池貨車。但這不代表現在就要采出這些氫氣。這是一個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沒有市場,生產出來給誰用呢?”姚錦麗回應稱。



因環保違規、未批先建等問題,焦化業務屢遭質疑


       “實際上,公司更看重氫能重卡的未來發展。煤從煤礦到焦化廠、焦化產品運到車站都離不開重卡。由于環保要求,山西現已廣泛使用LNG重卡。未來若使用氫能重卡,以煉焦產生的氫氣供應重卡,再用重卡運送煤炭,煤炭又用來生產焦炭,這就形成了一個閉環。”姚錦麗進一步表示,美錦能源的定位,不是放棄焦化主業,而是要做一個傳統能源與新能源共同發展的能源供應商,“通過這套閉環,上下游相互關聯。”

       據此邏輯,沒有焦化的支撐,氫能將失去主要來源,上述閉環也無法成立。不過正是焦化業務,讓美錦能源近期頻遭質疑。

       中央第二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日前向山西省反饋“回頭看”及專項督察情況時指出,在山西省發改委、原經信委2017年11月印發《山西省焦化產業布局意見》明確提出“太原全市嚴禁新建、擴建焦化項目”的背景下,包括太原美錦焦化在內的3個項目依然獲得備案并推進建設。督查組所指的“太原美錦焦化”,正是美錦能源旗下山西美錦華盛化工新材料有限公司一期400萬噸焦化項目。

       除與《山西省焦化產業布局意見》不符,《山西省焦化產業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 推動轉型升級實施方案》還在去年9月提出“嚴格控制焦化建成產能”“堅決控制產業規模”等要求。換言之,出于環保等考量,山西并不主張繼續擴張焦化產業。對此新建項目,姚錦麗表示,“是為替代之前落后的4.3米焦爐”,相當于產能置換。

       與此同時,“太原美錦焦化”這個定位于“高端化、綠色化、集成化、智能化”,按照“裝備一流、環保一流、能耗一流”標準建設,號稱目前全球最先進的新型焦化項目,今年5月還被山西省太原市清徐縣環保局處以151萬元罰款。姚錦麗向記者坦言,處罰原因正是該項目在沒有完成環評的情況下“未批先建”。

       記者進一步發現,除存在擴張焦化產能、環評未批先建等行為,美錦能源去年還并購了年產能180萬噸的錦富煤業,目的正是“彌補公司產業鏈中煉焦煤不足的短板”。同時,美錦能源2018年全焦生產量為659萬噸,同比增長6.1%,“做大做強公司煤焦主業”被寫入其2019年發展展望。種種跡象顯示,其焦化產業仍在擴張。

       同樣作為“閉環”的組成部分,氫能會否促進焦化產業進一步擴張?姚錦麗笑稱,美錦能源并未趁機擴張,“即便按照目前660萬噸/年的產能,副產氫也已夠用。”


北京快3助手手机